李文亮医生的同事被从死亡线上拉回:面目全非伤痕累累

长沙广电短秀

发布时间:04-2008:07

这是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的两名病人,乍一看,你以为这是两位是黑人朋友?其实,他们都是李文亮生前的同事,武汉市中心医院感染新冠肺炎的医生,一个叫易凡,一个叫胡卫锋。

脸黑、消瘦、伤痕累累,很难想象,这两位医生曾经年轻帅气,更曾坚守一线治病救人,但在凶猛的病毒面前,他们最终被击倒,一度生命垂危,徘徊在死亡的边缘。

在此前媒体的报道中,胡卫锋和易凡的状况,曾让同事们做了最坏的打算。在几近绝望的情况下,两人被转到了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,交由中日友好医院的医生们救治,然而此时等待他们的,似乎依旧是“死亡判决”。

正如当时医生的判断,救治两人的过程异常艰辛,呼吸机、人工肺ECMO,到各种能用到的设备和手段,依然无法稳定他们的病情。最终王辰院士提出了一个让所有医生都不敢接受的方案——给ECMO“换导管”。这个方案已是最后的办法,但稍有不慎就会让所有希望灰飞烟灭。换还是不换,思虑再三,医生们选择了前者,这是最后的一搏。

万幸的是,医生们的努力成功了。经此一役,生还的“天平”终于倒向了胡卫锋医生,而易凡的病情也开始逐渐好转,直到最后两人都成功脱离ECMO。为了纪念这场生死之战,中日友好医院把两人用过的ECMO命名为“凡号”和“锋号”。

如今中日友好医院的医生们已经“战疫凯旋”,但易凡和胡卫锋两位医生面临的依然是漫长的恢复期,正如两人漆黑的肤色和满身的伤痕,这意味着病毒让他们全身的多个器官都遭受了重创。

不过病毒可以让我们面目全非,可以让我们伤痕累累,却打不垮我我们的斗志,因为一个医护人员倒下,就有更多医护人员奔赴一线,更因为面对病毒,不管是医护人员还是患者,在这一刻他们都成了“战友”。所以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。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专。与子偕行。

返回顶部